“一个人在国外就像流浪汉”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疫情期间回国投案

据中纪委网站11月4日消息,7月24日晚上21点35分,一架由马来西亚飞往国内的航班缓缓降落在厦门高崎机场。舱门打开,一名戴口罩的男子走出舱门,迎面而来的是厦门市追逃专案组。

“回到祖国了,我的心也终于踏实了。”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黄金山在马来西亚漂泊了4年后,最终选择回国投案、配合调查。

与此同时,今年以来,副董事长于3月2日、3月5日、3月9日分别减持312万股、300万股、65万股,交易均价分别为5.36元/股、5.20元/股、5.30元/股,累计套现3576.82万元。

万里马审计报告及财务报表(2013年1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止)显示,2015年度,万里马实现净利润为32,068,780.89元,2014年度实现净利润为26,287,096.03元。经计算,万里马2015年度净利同比上一年增长21.99%。

福建省追逃办负责人表示,黄金山回国投案是扎实开展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的重要战果,下一步,将继续织密扎牢“天网”,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

根据万里马7月20日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林大洲、林大权在 2020 年 3 月 2 日至 2020 年 7 月 17 日期间共计减持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 15,585,6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4.9952%。

厦门市翔安区纪委监委根据“天网2020”行动部署,集中精干力量成立追逃专班,频繁联系黄金山的儿女,传递“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决心,并帮助其分析利弊,宣讲回国投案争取宽大处理的政策。与此同时,专案组采用冻结国内银行账户、发布通缉令、宣布出入境证件作废、技术调查等多种措施。

据深交所披露数据,今年以来,截至2020年7月17日,广东万里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里马)董事长林大洲、副董事长林大权相继减持。

畏罪潜逃,终究躲不过法网恢恢。2020年9月18日,黄金山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五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终于,6月初,黄金山购买了7月24日回国的机票。

据悉,为支持东莞经济恢复发展,从2月份开始,东莞供电部门对全市除高耗能行业外的工商业用户统一按原到户电费水平的95%结算,1-7月份已为东莞52万企业客户节约用电成本约12.12亿元,全年预计24.32亿元,有效降低企业用电成本。(完)

    根据万里马2019年度报告,林大洲为万里马现任董事长,任期从2014 年 08 月 28 日开始,于2020 年 09 月 18 日终止任期。另外,林大权为万里马现任副董事长,任期从2014 年 08 月 28 日开始,于2020 年 09 月 18 日终止任期。值得注意的是,万里马董事长林大洲、副董事长林大权为兄弟关系。

在上述林大洲、林大权两兄弟坚持的背后,和讯网注意到,今年一季度,万里马净利亏损0.28亿元,同比上一年同期下滑550.75%。

做通了黄金山的思想工作,本应是成功了一半,但受疫情影响,追逃工作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万里马2019年出现了近五年来净利首次下滑。

2017年1月,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共同受贿罪对王嘉斌、黄金山立案侦查,却发现黄金山已出境前往马来西亚,立案当日对其实施上网追逃。2017年12月19日,因监察体制改革,翔安区人民检察院将该案移送翔安区监察委员会。厦门市翔安区监察委员会于2019年9月17日对其立案调查并决定采取留置措施、发布通缉令。

今年5月2日,案件迎来了转机。黄金山的儿子主动联系追逃专班,表示黄金山愿意回国投案,并在6月5日,提交了黄金山亲笔书写的自首书。

万里马2019年度年报显示,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6.76亿元,同比上一年下滑2.5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24亿元,同比上一年下滑36.51%。

和讯网注意到,万里马5月8日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显示,广东万里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大洲持有公司 47,437,00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5.2%)。因个人资金安排,林大洲拟在2020 年 6 月 8 日至 2020 年 12 月 7 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 11,859,250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8%)。

万里马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营业总收入为0.43亿元,同比上年同期下滑66.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28亿元,同比上年同期下滑550.75%。

另外,万里马7月20日披露的《控股股东关于减持公司股份超过1%暨减持数量过半的公告》显示,林大洲本次减持情况与 2020 年 5 月 8 日披露的减持计划一致,不存在差异减持情况。截至 2020 年 7 月 17 日,林大洲先生累计减持股份数量为 8,815,600 股,本次减持计划尚余可减持股份数量 3,043,650 股。

东莞供电局工作人员近日走访谢岗金云科技数据中心,为中心提供供电服务。中新社发 钟文斌 摄

公开资料显示,万里马主营业务为皮具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品牌运营及市场销售业务。同时,万里马采取ODM的模式,为国际知名企业生产手袋等产品;通过控股子公司超琦电商为母婴产品、户外运动产品的品牌商提供电商平台旗舰店运营管理、物流管理、代理经销品牌商产品等综合服务。

“新冠肺炎疫情给境外追逃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案件主办人、翔安区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副主任郭晓伟说,但疫情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国外疫情形势日益严峻,黄金山极有可能选择在这段时间回国,这也是劝返他的最有利时机。

一季度净亏损0.28亿元 同比下滑550.75%

“受疫情影响,我已经全面停工。在国外漂泊四年多了,我十分想念家人,所以愿意回国投案、配合调查。”在自首书中黄金山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并表示已经没有其他顾虑,愿意回国投案接受处理。

追逃一开始并不顺利。由于黄金山在马来西亚有10年居住权,其在马来西亚自由活动,如果不能抓住其要害或者做通其思想工作,那么他有可能宁可潜逃在外,也不愿回国接受处理。

一个月后,黄金山顺利回国。“4年来,我一个人在马来西亚,孤苦伶仃,很想念家乡、亲人、朋友,但我有家不能回,有苦说不出,就像流浪汉。我在外吃尽了苦头,身体也越来越差。我也想过回国投案,但一直没有勇气下定决心。如果没有抓住这次机会,以后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所以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回来。”面对专案组,黄金山的话语间既有潜逃的疲惫,也有终获解脱的释然。

“为了让外逃对象安全顺利回国投案,我们与10多个部门通力协作,建立‘绿色通道’,并且所有的工作都以防疫安全为前提。”郭晓伟说,大到现场防控,小到黄金山的航班座位安排,我们不放过任何一个节点,都提前做好准备、安排。

万里马2017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度,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04,143,896.88元,较去年同期相比增长0.38%;实现综合毛利率30.46%,较去年同期增长1.61个百分点;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37,332,410.09元,同比增长0.89%。

万里马2018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93,399,606.66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4.77%; 营业利润51,504,567.63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92%;利润总额为51,523,818.70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2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 的净利润为37,797,261.11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25%。

黄金山,厦门鑫金荣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涉嫌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共同受贿犯罪,于2016年3月案发前外逃。案发之前,黄金山与厦门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王嘉斌一直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和好邻居。2014年,黄金山和王嘉斌共谋,利用王嘉斌负责办理一涉嫌骗取出口退税罪案件的职务便利,接受请托并谋利,共同收受100万元,涉嫌共同受贿犯罪。

电力是东莞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反映着各行业生产经营的实际情况。此前,东莞电网负荷继7月14日今年首次创历史新高(1693.71万千瓦)后,于7月28日第五次创新高,最高负荷1735.33万千瓦,比去年最高负荷增长4.30%。此次作为最重要供电指标的累计供电量转正,侧面反映了企业复工复产情况良好,东莞经济社会正常秩序的恢复加速。

其中,董事长林大洲于6月12日、6月15日、6月16日、7月17日分别减持160.10万股、140万股、11.92万股、569.54万股,交易均价分别为6.89元/股、7.44元/股、6.92元/股、6.22元/股,累计套现5769.71万元。

“在我们的努力下,黄金山初步表达了回国的意愿。”郭晓伟说,但他始终存在思想顾虑,一度与我们失去联系,劝返工作陷入僵局。我们始终保持追逃力度,坚持以其家属为切入点,持续重点攻坚,把法律和政策解释清楚,他也就放下了心中那块石头。

对于营收、净利润的下滑,万里马表示,主要系受疫情影响,本期较上年同期销售减少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