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观察丨美国疫情抬头背后的口罩乱象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7月1日当天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首次超过5万人,30多个州的疫情开始抬头,其中佛罗里达等州更是重灾区。

然而近期一段佛州棕榈滩关于是否应该下令佩戴口罩的视频,火爆了整个美国社交网络。

口罩戴不戴 白宫很尴尬

“民事责任并不是从属、依附于刑事责任而存在,而是具有完全独立的地位,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也应体现这一要求。此外,民法典对人身损害赔偿范围进行了统一,规定同一侵权行为致多人死亡的同命同价赔偿,明确对人身权益、具有人身意义特定物的精神损害赔偿权等,这有利于改变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对被害人救济不足的局面。”陈超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严防刑事执法介入民事经济纠纷、严防将民事责任变为刑事责任,严禁超标的、超范围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刑事强制性措施。

要严格区分民事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区分单位犯罪和个人犯罪、区分合法财产和违法犯罪所得、区分企业正当融资和非法集资等界限;

进一步强化刑事诉讼法律监督,保障涉案产权主体的合法权益,坚决纠正刑讯逼供、非法取证、漏捕漏诉、滥用强制措施、查封扣押冻结财物不当等侦查违法行为。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从2月到7月1日,都反复说新冠病毒会有一天“奇迹般地消失”,但目前看来,暂时不会有奇迹发生了。而混乱的口罩政策,反而可能是美国疫情快速反弹的重要原因之一。(央视记者 徐德智)

美国的媒体和部分州长现在都在呼吁白宫正视问题,颁布全国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行政令。纽约州州长科莫在6月29日的发布会上公开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要求公众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他说,既然已经认为有效了,这就是最好的办法。而且,科莫建议特朗普亲自垂范,首先戴上口罩。

可是实际上呢?不用戴口罩降低病毒传播的说法,只是为了缓解美国医护人员医疗用品不足的借口。在6月23日的听证会上,美国国家过敏暨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亲自承认了这一点。

听证会里,人们给出来拒绝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的各种“奇葩”理由:口罩会杀人、背叛了上帝、灌输政治教条等等。不光是听证会现场的政府官员无奈了,连美国网友也惊呆了。

白宫尴尬之处在于,白宫在此前一直都是不戴口罩的支持者,根据美国媒体报道,总统一方面想降低新冠肺炎疫情焦虑,让人们注重经济重启;另一方面也想展示良好健康个人形象,在选举中得到更多票。

对标刑事检察官的使命、责任与目标,如何正确理解民法典的立法精神,把握核心要义,在刑事检察工作中贯彻落实好民法典的相关规定?来自不同维度和视角的声音,或许可以为此提供一份借鉴与思考。

孟定海关了解企业困难以后,立即启动专项帮扶措施,通过摸底调研、视频连线,先行了解境外矿区生产情况,提前做好风险评估、措施储备、政策指引。

在留言里,有人问“美国这是怎么了?这么疯狂”,有人说“庆幸欧盟执行了美国旅行禁令”。美国一档节目主持人甚至公开质疑佛罗里达州这教育是怎么了?

然而当你以为一切都清晰的时候,7月2日,在采访里他又改口了。在CNBC的采访中,当主持人说既然口罩能降低病毒传播,为何不更进一步颁布全国行政令的时候,彭斯说他觉得没有必要。

白宫摸不着头脑的政策

原来戴了口罩就没有了言论自由?但是在28日彭斯访问得克萨斯州时,他推翻了自己的说法,不但出席活动都戴了口罩,还认为戴口罩是个阻止病毒传播的好主意。

“除了对相关人员进行正面引导,促成和解,减少对立外,建议探索赔偿保证金提存制度。”陈超然提到,有些地方已经针对交通肇事、轻伤害等轻罪案件中经常出现的因被害人诉求不合理造成无法达成和解等情况,犯罪嫌疑人可以申请向公证部门等第三方缴纳一定数额赔偿保证金,检察机关审查后可以对其作出不捕决定,而案件经审判机关判决确定赔偿数额后,由被害人持生效裁判文书至第三方申请取得赔偿金,为实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目标增加一定保障。

对于近年来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高空抛物坠物问题,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为保护老百姓“头顶上的安全”作出具有针对性的规定,明确物业要尽到安全保障责任,有关机关要及时查清抛物坠物责任人。

他说,一开始当物资不足时他们需要将口罩在内的保护用具发放给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现在口罩足够多了,因此疾控中心就给出佩戴口罩的建议了。

在最高检第二检察厅厅长元明看来,保障上述权利,刑法起着至关重要的保障作用。任何人均不得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侵害他人身体,否则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对于侵害生命权、身体权的故意杀人、抢劫等犯罪行为,重罪检察部门将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天津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吴占英告诉记者,民法典是首部将“绿色原则”融入其中的法律。“这具有引领全球治理体系的重大意义。在刑事司法实务中,在对涉嫌环境犯罪的疑难案件的定性与定量处理上,遵循民法典中的‘绿色原则’的实质精神是十分必要的。”

此外,孟定海关积极指导帮助企业备案分段运输车辆和司乘人员,协调企业改往临近的芒卡通道进口矿产品。“在通关环节,我们还积极推行‘先放后检’、‘疫情期间海关查验货物时收发货人免于到场’等便利化举措,大大压缩货物在查验货场滞留时间,力所能及减轻企业负担。”孟定海关口岸监管二科科长江伟介绍,目前通过芒卡通道进口铁、铅、锌矿基本可以做到当天运抵、当天提离。(完)

江苏省苏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勇认为,民法典的颁布将对刑法适用带来一系列影响,检察官在刑事案件办理中,应当特别注意刑法和民法的平衡问题。在民法上不构成侵权的,刑法上理应不构成犯罪;只有情节恶劣、危害严重的民事侵权行为,同时符合刑法规定的,才能认定为犯罪。

对于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的认赔问题,在陈超然看来,主要体现在“认罚”环节。“两高三部发布的《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认罚’考察的重点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悔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应当结合退赃退赔、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因素来考量。因此,民事赔偿事项是影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的一个重要因素。”陈超然说。

图为孟定海关关员对进口矿产品进行放射性检测。海关供图

字里行间彰显民生关切

也就是说,其实美国高层早就明白了口罩的用途,可是直到近期,白宫关于是否佩戴口罩传递的信息仍然让人困惑。比如,彭斯在6月26日召开的白宫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组发布会上回答,为何造势活动人群聚集不戴口罩的问题时,他仍然称这是言论自由。

民法典明确规定,自然人享有生命权和身体权,生命安全、尊严和身体完整等受法律保护。

沧源县欢乐豆贸易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矿产品进口、销售业务,受疫情影响供应链时断时续,货源供应受阻,公司无货供给下游的生产企业,面临着资金断裂的风险,匡大泽心急如焚却一筹莫展。

字里行间彰显着民生关切的民法典,在为刑事司法实践提供依据和参考、强化保护民事主体合法权益的同时,也通篇贯彻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近年来,第二检察厅指导办理了涞源反杀案、邢台董民刚案等一系列具有影响力的正当防卫案件,对弘扬社会正气起到了积极作用。该类案件在办理中所遵循的法律主旨与民事领域自助行为的有关规定有着异曲同工的关联。

“在办案中,要树立刑事司法保障是对民事权利保护的底线救济思维,坚持谦抑审慎善意理念,以是否更有效地维护公共利益为判断标准,强化案件社会危害性、刑事可罚性评价,健全非罪化、非刑罚化、刑罚轻缓化处理机制。坚持恢复性司法、和谐司法理念,把化解矛盾纠纷、减少社会对抗、犯罪损害修复等贯穿司法办案的始终。在涉民事权益类案件中充分运用政治智慧、法律智慧、检察智慧,以‘求极致’的高标准,努力实现‘三个效果’的有机统一。”苗生明表示。

如何强化刑事诉讼中民事权利保护的意识和理念?苗生明认为,要防止将民事、经济纠纷当作刑事犯罪案件处理,严格把握罪与非罪的界限。

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被害人不仅关注案件的裁判结果,同时也十分关心赔偿结果。而保障其获得赔偿的权利,也是对被害人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民法典是一部权利保障之法,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大多涉及犯罪行为对被害人生命健康、财产安全利益的侵犯,怎样妥善解决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中的民事实体法律问题?

在元明看来,对高空抛物致人损害的责任认定问题,同样需要做好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的区分与衔接。“高空抛物在一些情况下属于刑事案件。在办理涉及高空抛物等危害公共安全犯罪案件时,要依照民法典的规定,仔细甄别,准确判断其行为性质。”元明表示,在学习贯彻民法典过程中,重罪检察部门将坚决避免“无动于衷、无所作为、无能为力”,积极主动服务大局,实现刑民之间的有效对接。

对此,上海市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四级高级检察官陈超然举例进行阐释:“刑民交叉案件,最主要的是由于行为人的一个特定法律事实被刑事法律和民事法律双重评价。比如,在‘套路贷’案件中,既存在民事上的合同关系,需要认定合同是否有效,又要判断是否构成刑法上的诈骗罪。”

此外,还可以适时继续发布涉民事权利保护典型案例,为各级检察院提供参考指引。

采访中,多位受访者均表示,当前司法实践中的难点问题之一,是刑民交叉案件中罪与非罪的认定和处理。

“现代检察制度自诞生之日起就体现了代表公共利益的特质。刑事检察是检察机关维护公共利益的重要承担者,刑事检察官的使命、责任与目标,就是要维护国家、社会和人民的公共利益,要以公共利益作为办案评判和利益衡量的标准,着重发挥公共利益对检察官办案的引领意义和导向作用。”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厅厅长苗生明表示。

在认罪认罚协商过程中,难免出现被害人提出的赔偿数额严重超出合理标准的现象。如何深刻领会民法典中相关法条的精神要义,创新机制解决认赔过程中“漫天要价”问题?

记者注意到,对于案件进入民事程序和进入刑事附带民事程序,结果存在差别等问题,民法典规定:“民事主体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的,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不影响承担民事责任;民事主体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优先用于承担民事责任。”

对于刑事检察官们而言,将这部堪称“公民权利宣言书”的民法典的精神要义融入刑事检察工作,切实回应人民群众的法治需求和权利保障,是当前做好刑事检察工作的重要遵循。

实际上,已经有各种报道证明,佩戴口罩可以极大降低新冠病毒的传播。在美国疫情之初,包括美国疾控中心都认为如果没有病,就不用戴口罩。其实这在西方国家有一定历史因素,可以理解:因为他们认为,只有病人才需要佩戴口罩。

“一般的自助行为如果民法上不构成侵权,刑法上也不宜按照犯罪处理,只有明显超出合理界限的自助行为才应考虑入罪。”元明认为,在办理涉正当防卫刑事案件时,应当统筹考虑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民法典规定了正当防卫的民事责任承担规则,明确正当防卫不承担赔偿责任,防卫过当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严禁刑事手段介入民事经济纠纷案件。

妥善解决刑民交叉实体问题

可是,面对现在疫情大抬头、口罩真有用的局面,白宫陷入了两难——说不戴吧,疫情可能还会继续冲击美国经济;说戴呢,又让人觉得之前美国政府的防疫政策都错了。

从“摇篮到坟墓”,民法典这部鸿篇巨制,关系着每一位公民的切身利益。宏观视角下,民法典的出台将深刻影响社会公共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