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整体沦陷”的美国何时走出至暗时刻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1月16日5时30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到11000984例,在过去的24小时新增141323例。在不到一周时间内,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从1000万例暴增至1100万例,创下了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的最快纪录。11月13日,长期跟踪美国新冠疫情的凯斯家庭基金会在网站上公布了最新的疫情地图,除了远在太平洋的夏威夷州之外,全美49个州及华盛顿特区全部成为红色的疫情热点地区,可以说美国已经“整体沦陷”。

美国人口约占全球总人口4%,其累计确诊病例数和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却占到了全球20%。这样的抗疫表现,只能用“触目惊心”四个字来形容。然而即便如此,美国政客们还在忙着争权夺利。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认为,在疫情蔓延之际,总统权力交接持续受阻将可能危及美国人的生命。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不禁哀叹,美国的新冠病毒蔓延已经失控,疫情已经达到了“巨大灾难”级别,而美国政府内部却还忙于政治斗争,对控制疫情漠不关心。

作为美国应对疫情中枢的美国疾控中心(CDC)和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早已陷入遭到政治干预的旋涡之中。全球知名医学期刊《英国医学杂志》执行主编卡姆兰·阿巴西近日刊文称,在应对新冠肺炎的过程中,美国一些政客和政府机构为了政治和金钱的私利打压科学,而公众将不得不为这种严重的腐败行为买单,乃至付出生命。

芒特传球,萨卡禁区左肋劲射被扑出。双方继续做出多人调整,沃德-普劳斯、巴恩斯和奈尔斯替补出场。奈尔斯传球,因斯15码处劲射又被亨尼西神勇扑出。

日本全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连续两天超过2000例,东京都、大阪府、北海道、千叶县等多地19日新增病例数也创新高。其中东京都单日新增确诊首次超过500例,达534例,累计确诊36256例。

在此,我司提醒企业和广大公众增强风险防范意识,切实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双方开场后打出慢节奏。罗伯茨外围射门被考迪封堵,摩尔任意球混战中禁区右侧射门偏出近角。英格兰第26分钟取得领先,格雷利什禁区右侧边缘闪过阿姆帕杜后传中,无人防守的勒温近距离头球破门。随后威廉姆斯开出角球,梅菲姆小禁区前头球攻门被波普摘下。英格兰角球进攻,考迪12码处射高。

这种混乱局面的出现,与美国社会近年来政治极化与社会撕裂加剧的情况密切相关。面对疫情,两党及其支持者考虑的不是携手抗疫,而是如何利用疫情将政治利益最大化,令明明应该是以科学为准绳的美国抗疫工作,沦为了两党斗争的舞台。Politico近日报道称,16位共和党州长几乎都准备拒绝拜登发布的强制佩戴口罩的呼吁,而是选择自行对企业施加新规,并限制公共聚会的规模。

东京都19日将新冠疫情警戒级别提升至最高等级4级,这意味着疫情正在扩散。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说,东京都设想了单日增加1000例病例的情况并为此做了准备,希望民众不要松懈,做好预防感染措施。

11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疫情记者会上再度强调,本届美国政府不会实施全国封城。对此,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警告称,如果美国政府仍拒绝实施全国性政策,强制国民佩戴口罩并保持安全社交距离,预计到2021年3月1日,美国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将至少达到439000人。实际上,从疫情暴发伊始,白宫就拒绝听从专业人士和防疫专家的意见,一直有意淡化疫情影响:特朗普不止一次将新冠肺炎称为“大号流感”、任命没有流行病专长的神经放射医学家加入新冠疫情团队。同时,白宫不止一次考虑在美国推行“群体免疫”,尽管此举意味着超过2亿美国人感染病毒。

更令人悲观的是,深陷政治漩涡的抗疫工作能否回归科学本位仍是未知之数。

在主政者无心应对疫情的情况下,美国这条拉不平的疫情曲线仍有继续上行的危险: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学家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近日曾警告称,未来几周美国很可能出现单日新增病例超过20万的可能。不少公共卫生专家认为,美国实际上一直在第一波疫情的泥淖里挣扎,疫情曲线从未降至足够低的水平,只是在波峰与波峰之间“高位拉平”。奥斯特霍尔姆11月15日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称,美国正在经历“自1918年以来最危险的公共卫生危机”。

英格兰第53分钟扩大优势,特里皮尔右路任意球传中,无人防守的考迪小禁区左侧捅射入近角,2-0。随后芒特、詹姆斯和明斯替补出场。第63分钟,明斯角球进攻中远点头球回摆,无人防守的因斯小禁区边缘倒钩破门,3-0。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19日统计,日本新冠确诊病例中已有106954人出院或结束隔离,现有重症患者280人。核酸检测人数较前一日增加约3.6万,累计检测人数约314.3万。

《纽约时报》称,此次疫情或许终将变成“每个美国人都可能经历的近距离危机”。特朗普1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不确定下届政府会如何应对疫情。但显而易见,在美国社会撕裂和对立情绪持续加剧的情况下,新一届政府在推行抗疫政策的过程中仍将面临来自各方的掣肘,美国要走出这场危机恐怕绝非易事。(聂舒翼)